來自 YanYanwan 臉書

這是我眼中的豁然,草草幾句,希望有不認識她的人,可以了解多一點,了解一下為何她會被判13個月。在大學中遇過幾位改變我生命的人,她是想當重要的其中之一。

2013年,官員到坪,那年我第一次接觸新界東北。當日很多人,各人舉著寫有不同意見口號的牌,我忙著拍照,然後豁然拍拍我膊頭:「幫我影這個」

當年在中大幫手宣傳反新界東北發展,在文廣擺攤,我遇見豁然,她是我新界東北發展社運界中第二個認識的人(第一個應該是老是常出現的劉海龍)。

往後幾年的大學生活,接觸土地小學、社運、中大農發組等活動,無一不見她踪影,也無一不受她影響,是她引領我進入這個圈子。

我無法用文字表達她這些年來對我實際做過甚麼,但她與我共同存在於這些空間時,我總覺得她的心是有種很強大而樸實的力量。

我無法像她一樣,站在最前。我想到我可以做的,唯有是把她發我的,盡自己最大能耐,一步一步地實現出來,然後像她一樣,以生命繼續影響其他生命。

我在大學畢業論文的acknowledgement中,曾經寫過
//I would like to thank Mr Johnny Lau Hoi Lung, Miss Chow Kootyin and all the farmers in Hong Kong. Without your inspiration and support, I would not have been able to understand the true meaning of agriculture and develop my interest in farming.//

當然,到目前為止,“true meaning of agriculture”仍有待發掘。但只少兩年後再回想,今天我所做的事,我所關心的,都是因她而起。

如今想想,土地抗爭要持久,不就應該從紮根土地開始嗎?紮根土地,要讓一己明白土地之於自己的重要性,就是每天都接觸他,與他生活。是要更多人學農,務農,返農?我不知道,也無法確定這是否可行,但今天的我暫時相信這是可以。

這碗叫理想的飯,得來不易,縱使吃得辛苦,也無退路了。

各位共勉

刊登時間:8月17日 6:37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