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涌:都市農人的體驗

自反高鐵事件之後,香港出現了一班投入農業復興的青年。以勞動,以汗水,守護著 香港的土地;生產天然有機的食物與人分享。在香港的北面盡頭,遙望彼岸的中國大 陸,有一個地方叫南涌。在這裡出現了一班以女性為主的農夫,她們是南涌活耕建養 地協會的部份成員,塑造了新時代女性的另一面貌。她們是普通人如你和我,未落田 前她們可以是穿著有品味,在鬧市工作;另一方面又可以穿上簡樸寬衣,踏著水鞋踩 在泥濘上,在田野俯身勞動。當你見到她們,你會知道在南涌吸收得來的日月靈氣是 最好的保養品;不施脂粉卻紅粉緋緋,容光飽滿,充滿朝氣,那怕臉上有點點雀斑也 是陽光的親吻的痕跡。城市生活並不是她們的所有,務農才是支撐著她們生命和滋養 著她們心靈的一切。叉燒包、芳子、阿牛、傑青、阿 May,她們的故事印證活出「半農 半X」,也許是我們這代人要做的正經事。

叉燒包、芳子和阿牛正在除野草。
叉燒包、芳子和阿牛正在除野草。
半農半X到底是什麼?

在香港做全職農夫的人絕少,假日農夫卻不少。近年來的田園熱有增無減,無論是城 市農耕或者近郊區的休閒農場都愈來愈受歡迎。從事「半農半X」的人正是這兩類農 夫中的混合版本,一邊務農,一邊有另一面的工作發展,那個X可以是很多不同的工 種。他們比假日農夫認真得多,因為講究是農業,重業就是注重經驗的累積和研究。 「半農半X」的農夫雖然未必能全天侯在田野工作,但他們不是如假日農夫般「玩玩 下」,用園藝的方法去看待。將各種傳統和外國的農法引入結合,也是他們的實驗之 一。著名中國三農問題專家溫鐵軍說過,新農人要解放思想,做回普通人。「我的夢 想就是可以平衡工作和生活,有更綠色的生活。」半職做社工的阿牛說。「半農半X」 這種折衷的務農模式也許就是現代都市農人的出路。

困難與克服

不過,要堅持「半農半 X」的生活其實也有不少難處。阿 May 指出,最大的困難就是農 夫不是住在田裡。仍然實踐著「半農半 X」的她們,農地、工作地方和家裡各處奔走, 花上不少交通時間之餘,也消耗不少能量,每當工作繁重,也會對熱愛的農務有所懈 怠。叉燒包亦坦言,人總會有意志薄弱之時,家裡舒適的環境也是很大的引誘,自己 的惰性就是要克服的最大困難。而正當阿 MAY 要全身投入農務,並計劃在田裡興建 「自然屋」讓農夫居住之際,其他的成員又採取怎樣的方法呢?叉燒包雖然認為要克 服惰性是最大困難,但她總是期待收成時與人分享食物的一刻,這一點點的期待亦成 為她最大的鞭策力。抱有熱愛農務的決心和信念也驅使住在坪洲的芳子每次也願意花 上三、四小時車程來到南涌。阿牛就只是因為單純的喜歡南涌,希望透過種米與南涌 連結起來。面對人手短缺,她們總是感激朋友們的幫助。雖然朋友們的幫助都非持續 性,但總給她們帶來鼓勵,阿 MAY 更直言:「有朋友幫手,動力較大!」
住在南涌的傑青沒有跟農地有很遙遠的距離,但也受到其他的困難影響。傑青特別相 信大自然的力量,也憑著這個信念,調整著自己面對「挫折」時的心態。如面對農作 物被牛牛、野豬或雀鳥吃掉,感到可惜是理所當然的,但也不會過份氣餒,因為農作 物的犧牲,也養活著不同類型的動物。她更說過:「做農夫的責任,要令耕種的地方 的生命更多,不論是數量上還是種類上。」她更認為,能跟大自然合作是她的 Honour。 傑青這樣的心態,反映著在南涌活耕建養地協會的宗旨,透過人養地、地養人,令生 命生生不息。這也是現今發展主義下,人類主導大自然的心態的反面,她也笑言自己 傻,但她們這股傻氣正是守護著南涌這遍農地的力量。

種米要「懶」?

幾位農夫提及當初投入農業,靠的都是一顆愛護土地,尊重自然和生命的心。叉燒包 直言自己不太愛吃飯,但愛種米是因為米帶給她能量。不過,半途入行,上一代農夫 都老了,退下來了,沒有人可請教,而且做農也需要很大的體力勞動要求。全職做農 的傑青一個人要管理整大片農田,其餘幾位專門種米的成員合耕的田大約有數百呎。 用懶人農法(又稱樸門農法或自然農法),是她們折衷的辦法。「不干擾泥土,讓作 物自然發揮生命潛力,用植物本來的特性來減少蟲害和作肥料,例如專種三葉草便可 作綠肥。」在廣西跟米農工作一年的傑青說。阿 May 分享種米小組最初太天真地為了 抗拒使用機器,靠股「牛力」用人力去犁田,結果傷身又效率低,所以便引用菲律賓 的一種自然農法「No dig」。不翻土,將草大量厚厚地覆蓋在上,就像為大地敷面膜 一樣,讓土壤能保濕和促進養分分解,也是養土的重要一環。
這班半農人將以往出國學習得來的經驗回到香港在地化,好的理念是需要經驗來實踐, 沒有經驗很難體會。但單純理念不能使事情可持續推動下去。南涌是一所學校,不同
的是,學生是自學的,不同農法,自己實驗,自己創造經驗。如芳子所說,「懶人農 法就是適合城市人的耕作技巧。」香港農業斷層,是危,因為過往累積的智慧不能承 傳。但另一方面,也是機,因為這情況下,新一代才可以發揮創意,借用外地理念和 經驗,引入不同外國的農法,種子,實驗出適合香港本土的農法。

在稻米田作綠肥的三葉草。
在稻米田作綠肥的三葉草。
細心看結青的田,在一片三葉草覆蓋之間,米苗正努力冒出頭來。
細心看結青的田,在一片三葉草覆蓋之間,米苗正努力冒出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