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情如火的7月農務日

        一如以往,每月的最後一個週日是農場公開的農務日。7月來到最後一天,20位來自城市的朋友大清早浩浩蕩蕩地來到農場,幫了農夫一天的忙。
        她們學了火龍果的有趣生長知識,除去田裡的草,又剧了野樹的枝,過程滿有樂趣。她們當中有除草的忠實粉絲,也有鋸樹的初哥。
        我一邊除草一邊問:「你們不怕熱的嗎?為甚麼天氣這麼熱仍會過來農場幫忙?」活潑的義工回答:「其實在城市裡,平日感到最熱的時候,是從室內有冷氣地方步出街道的一刻開始。而在田裡,身體會慢慢適應高溫,因此並不會有熱得很難受的感覺。」這位義工說得真對,我們的身體原本便能承受夏日30度的天氣。只是發明了冷氣以後,讓城市人養成了沒有冷氣便活不了的習慣。再加上,田裡間中會送來陣陣微風,這時候,人會自然大叫:「嘩!好舒服呀。」當然,稍時的休息和喝水也是很重要的。


       我見到有義工很投入地割樹枝。義工說:「如果割樹的工具再鋒利一點,我們很願意常常來呢!」這位義工似乎愛上了這任務。哈!
        義工臨離開前,我又問:「8月份也會很炎熱,你們還會來嗎?」有人又問:「7月都願意來了,8月也不會例外。」我聽後,大笑了出來。
        義工們一次又一次的到訪,我感到她們也一點一點的喜歡上美麗的南涌,迷上何叔叔煮的飯,愛上了強記士多的雪條。這樣的每月一日出走城市是義工們放鬆減壓的好時光,他們一點一滴地建設,令南涌的農田風光更有朝氣!

作者:劉巧蘭

七月份活動

活動詳情

71遊行—參加“社會經濟一條街”擺街站

協會今年繼續在71遊行中,參加“社會經濟一條街”擺街站,以南涌的蘆葦做成蘆葦筆,套上我們的口號,例如“農地農用”,“沒有農業,哪有本土”、“養人先養地”、“身土不二”、“營造生態家園”等派給遊行人士,以表達我們的訴求。

當天也會有兩位會員(楊寶熙、陳順馨)捐出她們自己的書籍,并親筆簽名,為協會今年額外的基建開支籌款,希望大家來打氣、支持!

我們的攤檔仍然會在軒尼斯道官小附近,歡迎會員及友好來幫手,時間為下午1時半(準備攤檔)至遊行結束為止。請聯繫負責人蒲公英:62340817。

南涌農場水務工程勞動日—征集義工幫手

南涌前些時間獲得一些資助,用水喉將山水重新引進農田,以方便各農友灌溉農作物。現在還有一段水喉需要鋪設,希望找到義工幫手,主要是合力搬運預備好的材料到指定的地方,讓農友輝哥鋪設。

日期:2016年7月3日(周日)
時間:上午10時至12時半(可以在農場吃午餐)
地點:南涌農場
報名:電郵:peacenamchung@gmail.com
電話:95401429

六月份活動

活動詳情

1. 6月份農務日—不怕熱就來吧!

不怕熱就來呵!

日期:2016年6月26日(周日)
工作時間:上午:9.30-12.30
下午:2.00-5.00
(全日工作者可以在南涌午餐,由協會準備,每人30元;也可以半天工作)
報名日期:6月24日(周五)之前
報名方法:電話:95401429
電郵:peacenamchung@gmail.com
(請注明多少人来,工作半天或一天,是否吃中午飯)

2. 台灣科技農夫陳幸延來訪南涌

陳幸延來訪

陳辛延是近年在台灣備受關注的年輕農夫。他讀科技資訊出身,卻返鄉務農,以其科技才能及開源精神,用二手材料自製小型農具,為傳統農事注入新思維,也為自己找到“過生活的方式”。他做過電動割草機、天氣盒、稻田水閘門等。這個月他來香港參展,順道來探訪我們,歡迎大家來跟他交流!
有關他的介紹,請看http://www.bnext.com.tw/article/view/id/39873

日期:2016年6月27日(週一)
時間:下午3-5時
地點:南涌活動平台
報名:電郵peacenamchung@gmail.com
註明姓名、所屬團體(如有)、出席人數。

南涌種米交流小組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這是出自古人李紳的《憫農》。

去年,何叔叔到日本參與大地藝術祭種植珍珠米,回港後一直念念不忘親自種植的珍珠米,直至珍珠米收成歸來,親嚐之下,倍感思念。
因此,他決定把握南涌這人傑地靈之地,開展南涌種米交流小組,以恢復南涌稻田風光,共同經歷收成之喜,重拾自家米的美好。
廣邀有心有力有氣魄之士,一起參與這項計劃!

【活動詳情】

5月21日 簡介會及培苗
5 月25-26日 除草
5月28-29日 犁田
6月1-2日 耙草頭
6月4-5日 放水,浸田,平田
6月中 除草
6月底 插秧
7月中除新草,起雀網
9月初 收割,打穀,曬穀

**每星期須出席最少兩天,可選擇星期三,四,星期六或日
**勞動收益分配:稻米收成將由協會及所有米組組員對分,唯組員必須達到80% 的出席率。

時間|每星期耕作12小時(共2天)
地點|粉嶺南涌活耕建養地協會
導師|南涌何叔叔
名額|15人(額滿即止)
費用|非會員$1000/位 會員$800/位

報名|請按此

南涌種米交流小組--源起故事篇

 

Daphne的實習經驗分享

實習生分享

從粉嶺火車站轉乘十六座小巴,途經新舊式村屋和建設中的高架公路,小巴右拐駛入鹿頸路後不久,沙頭角海面波光粼粼,配以一片藍天白雲,總會讓同車的行山客驚嘆連連。活耕建養地協會位處於這麼一個天地靈氣結集之地,叫來過的人很難不對她一見鍾情。

去年從日本歸國後不久,機緣巧合之下來到南涌。我由一個一星期進去一次的義工,搖身一變成幾星期也不願回市區一次的實習生,我非常感謝讓這一切事情能如願發生的天與地﹑神與人,尤其是我在南涌期間遇到的每一位同路人。在我找到種田作為人生目標之後,曾有不少好心人告誡過我:「在香港搞農業冇出路」。經過一年的實踐,我發現他們說的一點也不錯,在香港搞農業真是沒有出路。執筆之時馬屎埔正處於收地抗爭的水深火熱之中,發展趨勢勢必蔓延至新界東北;即使沒有收地燃眉之急的新界西北,不少正默默養地護土的耕作人仍要面對農地租金攀升的壓力。我從來不相信農業的出路會在政府提倡的農業園,即使面對未來有很多未知與不安,在捍衛本土農業這條路上,我們並不孤單。

edm11n
有不少在十多年前已洞察有機耕種之於土地重要性的先達,他們為後一輩累積了豐富的知識及人生經驗。南涌駐場農夫何叔叔便是其中一位,假若我或其他實習生遇上瓶頸或難題,何叔叔總是非常樂意停下手頭上的工作,或放下拿著的啤酒,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為我們釋疑。實習生的農務老師其實不止何叔叔一人,於南涌租地自耕的數位農友各有不同的種植方式,不論農忙或農閑時,我們都愛到處串門子,了解不同農友的耕作理念及方法。感謝這群熱愛土地的養地人,以各自的方式與我一同走過這些日子。

在南涌當實習生的這一年,算是我人生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有別於在日本WWOOF(到農家換宿)的經驗,我更願意跟隨自己的直覺行事,選擇一條與別不同的阡陌之路,學習放下城市人的身段順應自然的巧妙安排,實踐以保育土地為種植目的,並以無償分享為最大的收穫。雖然我的實習經已告一段落,正如老農夫將守護土地的責任傳承給年輕農夫一般,我藉此將接力棒交到下一位實習生手上,期許我們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那片藍天。

謝宛汶(阿汶)的實習經驗分享

謝汶(阿汶)

實習日期:20159月至20163

你想過怎樣的生活?享受燒柴造飯嗎?還是比較喜歡城市的快捷方便?我本著來學農的心,沒想到南涌的生活經歷卻引領我走向更遠的方向 😀

南涌給我最好的禮物是一個開放的環境。這不只是說那依山傍水又有牛羊的美麗景致,還是說協會對實習生的包容和開放。當實習生時我曾主動提議為火龍果造堆肥,又表示可幫忙修剪樹木,但隨著體驗到與同期的實習生Daphne一起種植而又甚少淋水施肥打理的農作物也可以很健康可口後,我想探討鑽研的種植方式亦隨之改變,使得過往提議或答應的沒再好好去做,甚至更因此提早三個月離開實習生計劃去台灣了解自然農法和生態村的事。協會對我的經歷、改變、決定由始至終都非常包容,藉此我亦由衷真誠表示無盡的感激。因為這一切的經歷,都從協會願意招收實習生而起^^

阿汶的工作照
阿汶的工作照

尚有種種不同的情景讓實習的時光顯得多姿多彩。比如聽農夫何叔叔分享童年往事、與同宿的實習生Daphne在晚上聊天看書、逢星期四協會的農友一起大伙吃午飯、晚上抬頭看著滿天星星、一而再地改善圍邊的欄防止野豬跑入田裡、偶然幫忙照顧小狗小羊、一起下種施肥淋水照顧滿田的農作物、收成時分甘同味的快樂、放假一起出外探訪不同的農場、春天早晨醒來看到像是仙境的魚塘……這些經歷才只是在南涌做實習生的一部份生活而已呢!

所以縱然我個人提早結束了實習生的生活,但仍然十分推薦有意務農過鄉郊生活的年輕人來南涌體驗和參與!

三位年輕的農友: 愛玲(左)、Daphne(中)和阿汶(右)
三位年輕的農友: 愛玲(左)、Daphne(中)和阿汶(右)

阿汶

四季農作物-洛神花

洛神葵花謝之後花萼及其內之子房逐漸長大像紅寶石般滿布枝頭,而我們所熟悉的洛神花茶或是蜜餞其實主要來至於萼果。洛神葵相傳原產於印度1596年引入英國百餘年後再移至牙買加,十八世紀初即利用作調味品在1870年傳入北美佛州目前熱帶及亞熱帶地區栽培普遍。

洛神花由於色彩紅豔滿山遍野的紅色花田耀眼奪目農民暱稱它為「紅寶石」,每年秋末之際火紅的花萼在鄉間山坡上迎風搖曳嬌豔動人,被譽為紅寶石的洛神花看似豔麗又嬌貴但在農民眼中卻是「野性」十足的作物。

洛神花茶引用時只要加入蜂蜜可減緩酸味其酸甜的口感滋味清爽又回甘就像戀愛般的好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