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8日 山川異域—-挖蟲洞以相連 (香港-歐洲土地運動分享會)

十一月底的氣温終於合理地轉涼,我們適逢其會邀請了藝術家/設計師梁志剛到竹頭下的農田舉辦一次分享會,分享他最近歐遊期間在幾個集體生活社區的見聞。分享會吸引了不少關注土地運動、建立集體生活空間的同路人參與,談及到廚房裏共煮時會有的爭吵、歐洲和香港田間的雜草、反對興建高速鐵路的遊行、還有反對大型機場的集體生活社區,等等。分享會由黃昏開始,入黑後還談了一個多小時。田間寒意漸濃,我們便用柴枝生火取暖,輪流看火,互相照顧。

 

南涌菜 馬寶寶農墟有售啦!

竹頭下航拍照。可以清楚看見嚴實地保護農田的圍欄。(攝影:Kevin)

圍欄上不難發現野豬每晚試圖硬闖農田所遺下的痕迹,有鼻印、蹄印,也有猛烈撞擊造成的輕微破損。(攝影:Brian)

經網上眾籌籌得經費的圍欄,曾經在十月初因為野豬的猛烈撞擊而一度失守,幸好協會的兩位農夫沒有灰心喪志,七手八腳修補好圍欄,繼續種菜。修補後的圍欄防守更嚴密,個多月以來都能夠順利防堵野豬,農田再度準備好迎接冬季的種菜期。

兩位半職農夫每天下田,更於十月底開始向馬寶寶農墟供菜,有翠肉瓜、菜心、芥蘭等等。菜款每週略有不同,請大家密切留意馬寶寶社區農場的農墟!

請瀏覽馬寶寶社區農場專頁,留意農墟開放時間:https://m.facebook.com/mapopo.page/

(攝影:食農小組、農耕小組)

南涌自家製造:燉土檸檬

圖、文/伽熺,編/倩玉

這年秋天趁著疫情稍為緩和,很多友好來了南涌親親田,親親自己。有一種農作物,出場時總有朋友疑惑它是什麼,它怎樣食?實情識佢就係寶,唔識就係草——它是土檸檬」。

土檸檬,成熟時蜜黃的果子香氣濃烈,味甘帶澀,適合入饌或加工用,特別受烘焙愛好者歡迎。果實有大也有小,小的如市面一般檸檬可握在手心,大的可以粗如手瓜;表皮粗糙,凹凸不平,有時附着半透明的結晶,是遭蟲鳥叮咬後自行癒合的疤痕,是生命力的跡象。雖然它其貌不揚,切開看看嗅嗅,卻是清新怡人的氣息。

協會裏有很多擅長做農產加工的伙伴,今日小記跟隨其中一個伙伴——靜怡的腳步,一探土檸檬的採摘和加工過程。

原來土檸檬的樹身滿是刺,收割時需要小心翼翼地提防。

定睛一看,青綠色葉間竟然還有黛紫色的嫩檸檬——黃黃紫紫明明是色環 (colour wheel) 裡分列兩端的對比色,竟然在一顆果實的生長過程裏並存!好神奇!


靜怡今次希望做燉檸檬,最適合秋風起時沖一杯,潤潤喉。製作的過程不算很繁複,但需要用心,和有足夠的耐性。靜怡先用鹽搓土檸檬的表皮,微微出水後可以去掉部份苦澀味,然後逐顆剖開,細心刮去白皮層,最後和着準備好的冰糖、陳皮,連續燉煮十數小時。

燉煮好的土檸檬色澤沉厚温潤,利咽潤燥,沒有很愉悅的甜,但有獨特的甘香澀味,讓你放心舒口氣。

「土檸檬?咩來架食得架?」下次講起檸檬,希望你會聯想到另一種「港產檸檬」,記起新界至北的南涌有這粗獷樸素的黃色果子。

女農結青和她的山檸柑

文/倩玉  圖/食農小組

行山愛好者很多都知道衞奕信徑第十段,見過風光明媚的海灣和紅樹林,也到訪過鹿頸的茶座;但可能未必注意到,郊遊徑兩旁長得比人還高的野草後面,有零星散佈的農田和果園。女農結青的農園便是隱匿野外的其中一個,位處較上遊的位置,是南涌河轉入平地後首先接觸到的農園。

結青的農園靠近野外,水源潔淨,泥土有天然沖積的礦物和有機物,得天獨厚之餘,也同時需要面對野外給予的挑戰。夏天山洪暴發時,結青的農場首當其衝,部份作物和農園的建造物會給推倒。還有野豬頻繁光顧,把作物翻倒。(1)但結青總會看到事情的另一面。洪水破壞農園,但也為她把雜草壓成卜大可以徒步走過的平原;野豬在果園裏亂翻,她便觀察野豬的習慣,發現野豬比較喜歡摷打草後開揚的地方,於是她保留雜草。結青的種植像是與野外的一段綿長對話,以年計地聆聽大自然的變化,觀察變化中恆定的規律,然後調整自身,找尋與野外相互適應的種植的姿態。

種植果樹,是她與自然對話的一種形式:「希望盡量善用環境資源去養土,盡最大的努力不讓泥土裸露,覆蓋物會用樹枝、樹皮,還有很重要的是果樹本身的落果。除了自然落果,留一些不售賣,或者加工過程的果頭果尾,只要不是病果和蟲源的爛果,都可以放回田裏,循環後又形成了新的養份。源源不斷。用這種方法去養土也養樹,把樹養成能夠自己去適應環境,自己刺激自己去生長,去建立抵抗力,而未必會給予很多外部的輔助。用比較野化的方式,看看這棵能夠呈現多少。」


山檸柑是結青的農園裏,與野外互動的一份成果。故事要由數年前遠在廣西南丹,奇石崢嶸的山區開始說起。那時候結青跟廣西南丹的白褲瑤人學習種米,某天她跟村民到山上走,發現山上有些樹結出像是但又不完全是檸檬的果實。結青與村民研究如何應用這些果實,漸漸取得成果,而當結青返回香港,也輾轉開始開始在南涌試種。廣西的物種來到廣東的地方,需要與新認識的地景風土對話,需結青自身也需要再度適應,聆聽並了解新土地的習性。一年、兩年、三年,樹苗漸長成兩至三米高的果樹,至第五年,終於結滿累累果實。結青為這些來自遠方而又落地生根了的果子,取名「山檸柑」—- 為紀念其故鄉壯麗的山區,而其性味香之餘偏酸,有檸檬的特性,但果肉呈瓣狀,又應與柑橘同科。

要說到山檸柑的食用,結青認為最好的方法是沖水飲。為方便保存,也可以造蜜餞,或者風乾、造醬、入蛋糕和麵包,靈活多樣。甚至加進茶裏,也會因應茶種的帶出微妙的味覺層次。如果說山檸柑的身世來自山區野外,滿肚子酸澀而且外表平凡,那也同時是山檸柑最突出的長處。完全順應天然的生長環境,令山檸柑凹凸不平的表皮不會積存化學物質,不似巿面上的檸檬或柑,積存了厚厚一層反光臘,大力刷洗幾遍也不見得可以安心食用。


在南涌結緣相聚的食農加工伙伴們。今年山檸柑收成不俗,伙伴們舉辦共學聚會,一同探索加工方法。

 


本地烘焙品牌「烘桌文化」將結青的山檸柑放進蛋糕,最近還在明報週刊上報了呢: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madeinhongkong-%e5%b1%b1%e6%aa%b8%e6%9f%91-%e5%8d%97%e6%b6%8c-166789?&fbclid=IwAR1Vq1cQvt4FuUb0P010YBCZZxiNbB09dUJQbiIyKTSoz4uY1PaMnn6TgmY

文學雜誌《字花》也訪問了結青,從農田的物事說起,談種植以至種植背後的社會想像:https://www.facebook.com/fleursdeslettres

 

(1)洪水也會帶來行山人士遺下的垃圾,例如膠袋、膠樽,也見過衞生棉。各人行山時請注意不要遺下垃圾啊!

熱情如火的7月農務日

        一如以往,每月的最後一個週日是農場公開的農務日。7月來到最後一天,20位來自城市的朋友大清早浩浩蕩蕩地來到農場,幫了農夫一天的忙。
        她們學了火龍果的有趣生長知識,除去田裡的草,又剧了野樹的枝,過程滿有樂趣。她們當中有除草的忠實粉絲,也有鋸樹的初哥。
        我一邊除草一邊問:「你們不怕熱的嗎?為甚麼天氣這麼熱仍會過來農場幫忙?」活潑的義工回答:「其實在城市裡,平日感到最熱的時候,是從室內有冷氣地方步出街道的一刻開始。而在田裡,身體會慢慢適應高溫,因此並不會有熱得很難受的感覺。」這位義工說得真對,我們的身體原本便能承受夏日30度的天氣。只是發明了冷氣以後,讓城市人養成了沒有冷氣便活不了的習慣。再加上,田裡間中會送來陣陣微風,這時候,人會自然大叫:「嘩!好舒服呀。」當然,稍時的休息和喝水也是很重要的。


       我見到有義工很投入地割樹枝。義工說:「如果割樹的工具再鋒利一點,我們很願意常常來呢!」這位義工似乎愛上了這任務。哈!
        義工臨離開前,我又問:「8月份也會很炎熱,你們還會來嗎?」有人又問:「7月都願意來了,8月也不會例外。」我聽後,大笑了出來。
        義工們一次又一次的到訪,我感到她們也一點一點的喜歡上美麗的南涌,迷上何叔叔煮的飯,愛上了強記士多的雪條。這樣的每月一日出走城市是義工們放鬆減壓的好時光,他們一點一滴地建設,令南涌的農田風光更有朝氣!

作者:劉巧蘭

七月份活動

活動詳情

71遊行—參加“社會經濟一條街”擺街站

協會今年繼續在71遊行中,參加“社會經濟一條街”擺街站,以南涌的蘆葦做成蘆葦筆,套上我們的口號,例如“農地農用”,“沒有農業,哪有本土”、“養人先養地”、“身土不二”、“營造生態家園”等派給遊行人士,以表達我們的訴求。

當天也會有兩位會員(楊寶熙、陳順馨)捐出她們自己的書籍,并親筆簽名,為協會今年額外的基建開支籌款,希望大家來打氣、支持!

我們的攤檔仍然會在軒尼斯道官小附近,歡迎會員及友好來幫手,時間為下午1時半(準備攤檔)至遊行結束為止。請聯繫負責人蒲公英:62340817。

南涌農場水務工程勞動日—征集義工幫手

南涌前些時間獲得一些資助,用水喉將山水重新引進農田,以方便各農友灌溉農作物。現在還有一段水喉需要鋪設,希望找到義工幫手,主要是合力搬運預備好的材料到指定的地方,讓農友輝哥鋪設。

日期:2016年7月3日(周日)
時間:上午10時至12時半(可以在農場吃午餐)
地點:南涌農場
報名:電郵:peacenamchung@gmail.com
電話:95401429

六月份活動

活動詳情

1. 6月份農務日—不怕熱就來吧!

不怕熱就來呵!

日期:2016年6月26日(周日)
工作時間:上午:9.30-12.30
下午:2.00-5.00
(全日工作者可以在南涌午餐,由協會準備,每人30元;也可以半天工作)
報名日期:6月24日(周五)之前
報名方法:電話:95401429
電郵:peacenamchung@gmail.com
(請注明多少人来,工作半天或一天,是否吃中午飯)

2. 台灣科技農夫陳幸延來訪南涌

陳幸延來訪

陳辛延是近年在台灣備受關注的年輕農夫。他讀科技資訊出身,卻返鄉務農,以其科技才能及開源精神,用二手材料自製小型農具,為傳統農事注入新思維,也為自己找到“過生活的方式”。他做過電動割草機、天氣盒、稻田水閘門等。這個月他來香港參展,順道來探訪我們,歡迎大家來跟他交流!
有關他的介紹,請看http://www.bnext.com.tw/article/view/id/39873

日期:2016年6月27日(週一)
時間:下午3-5時
地點:南涌活動平台
報名:電郵peacenamchung@gmail.com
註明姓名、所屬團體(如有)、出席人數。

南涌種米交流小組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這是出自古人李紳的《憫農》。

去年,何叔叔到日本參與大地藝術祭種植珍珠米,回港後一直念念不忘親自種植的珍珠米,直至珍珠米收成歸來,親嚐之下,倍感思念。
因此,他決定把握南涌這人傑地靈之地,開展南涌種米交流小組,以恢復南涌稻田風光,共同經歷收成之喜,重拾自家米的美好。
廣邀有心有力有氣魄之士,一起參與這項計劃!

【活動詳情】

5月21日 簡介會及培苗
5 月25-26日 除草
5月28-29日 犁田
6月1-2日 耙草頭
6月4-5日 放水,浸田,平田
6月中 除草
6月底 插秧
7月中除新草,起雀網
9月初 收割,打穀,曬穀

**每星期須出席最少兩天,可選擇星期三,四,星期六或日
**勞動收益分配:稻米收成將由協會及所有米組組員對分,唯組員必須達到80% 的出席率。

時間|每星期耕作12小時(共2天)
地點|粉嶺南涌活耕建養地協會
導師|南涌何叔叔
名額|15人(額滿即止)
費用|非會員$1000/位 會員$800/位

報名|請按此

南涌種米交流小組--源起故事篇

 

Daphne的實習經驗分享

實習生分享

從粉嶺火車站轉乘十六座小巴,途經新舊式村屋和建設中的高架公路,小巴右拐駛入鹿頸路後不久,沙頭角海面波光粼粼,配以一片藍天白雲,總會讓同車的行山客驚嘆連連。活耕建養地協會位處於這麼一個天地靈氣結集之地,叫來過的人很難不對她一見鍾情。

去年從日本歸國後不久,機緣巧合之下來到南涌。我由一個一星期進去一次的義工,搖身一變成幾星期也不願回市區一次的實習生,我非常感謝讓這一切事情能如願發生的天與地﹑神與人,尤其是我在南涌期間遇到的每一位同路人。在我找到種田作為人生目標之後,曾有不少好心人告誡過我:「在香港搞農業冇出路」。經過一年的實踐,我發現他們說的一點也不錯,在香港搞農業真是沒有出路。執筆之時馬屎埔正處於收地抗爭的水深火熱之中,發展趨勢勢必蔓延至新界東北;即使沒有收地燃眉之急的新界西北,不少正默默養地護土的耕作人仍要面對農地租金攀升的壓力。我從來不相信農業的出路會在政府提倡的農業園,即使面對未來有很多未知與不安,在捍衛本土農業這條路上,我們並不孤單。

edm11n
有不少在十多年前已洞察有機耕種之於土地重要性的先達,他們為後一輩累積了豐富的知識及人生經驗。南涌駐場農夫何叔叔便是其中一位,假若我或其他實習生遇上瓶頸或難題,何叔叔總是非常樂意停下手頭上的工作,或放下拿著的啤酒,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為我們釋疑。實習生的農務老師其實不止何叔叔一人,於南涌租地自耕的數位農友各有不同的種植方式,不論農忙或農閑時,我們都愛到處串門子,了解不同農友的耕作理念及方法。感謝這群熱愛土地的養地人,以各自的方式與我一同走過這些日子。

在南涌當實習生的這一年,算是我人生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有別於在日本WWOOF(到農家換宿)的經驗,我更願意跟隨自己的直覺行事,選擇一條與別不同的阡陌之路,學習放下城市人的身段順應自然的巧妙安排,實踐以保育土地為種植目的,並以無償分享為最大的收穫。雖然我的實習經已告一段落,正如老農夫將守護土地的責任傳承給年輕農夫一般,我藉此將接力棒交到下一位實習生手上,期許我們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那片藍天。

謝宛汶(阿汶)的實習經驗分享

謝汶(阿汶)

實習日期:20159月至20163

你想過怎樣的生活?享受燒柴造飯嗎?還是比較喜歡城市的快捷方便?我本著來學農的心,沒想到南涌的生活經歷卻引領我走向更遠的方向 😀

南涌給我最好的禮物是一個開放的環境。這不只是說那依山傍水又有牛羊的美麗景致,還是說協會對實習生的包容和開放。當實習生時我曾主動提議為火龍果造堆肥,又表示可幫忙修剪樹木,但隨著體驗到與同期的實習生Daphne一起種植而又甚少淋水施肥打理的農作物也可以很健康可口後,我想探討鑽研的種植方式亦隨之改變,使得過往提議或答應的沒再好好去做,甚至更因此提早三個月離開實習生計劃去台灣了解自然農法和生態村的事。協會對我的經歷、改變、決定由始至終都非常包容,藉此我亦由衷真誠表示無盡的感激。因為這一切的經歷,都從協會願意招收實習生而起^^

阿汶的工作照
阿汶的工作照

尚有種種不同的情景讓實習的時光顯得多姿多彩。比如聽農夫何叔叔分享童年往事、與同宿的實習生Daphne在晚上聊天看書、逢星期四協會的農友一起大伙吃午飯、晚上抬頭看著滿天星星、一而再地改善圍邊的欄防止野豬跑入田裡、偶然幫忙照顧小狗小羊、一起下種施肥淋水照顧滿田的農作物、收成時分甘同味的快樂、放假一起出外探訪不同的農場、春天早晨醒來看到像是仙境的魚塘……這些經歷才只是在南涌做實習生的一部份生活而已呢!

所以縱然我個人提早結束了實習生的生活,但仍然十分推薦有意務農過鄉郊生活的年輕人來南涌體驗和參與!

三位年輕的農友: 愛玲(左)、Daphne(中)和阿汶(右)
三位年輕的農友: 愛玲(左)、Daphne(中)和阿汶(右)

阿汶